• 返回: 最强退伍兵

    第一百一十八章男人的战斗力

      

    安徽体彩11选5遗漏 www.cdeslp.com   居然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还是从大学开始,简直舅舅都不可忍。

      没说的,先放倒再说。

      张梁像头看见红布的斗牛,斗志昂扬。

      一挑十,把这桌杨芮的大学同学、同事、追求者,一一放倒。

      而作为女主人的杨芮,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在一旁加油助威,推泼助澜。

      她太清楚这些人的战斗力了,一方虽然人多,但是因为工作原因,基本不怎么喝酒,一方,在冰天雪地里当兵十七年,不说泡在酒坛里,那也是身经百战。

      只是她忘记了,一句话,人多力量大。

      最终是两败俱伤。

      张梁把这一桌情敌放倒,自己也喝的差不多了。

      勉强还能走直线。

      回到家,张梁强撑着和老丈人和丈母娘打了个招呼,摇摇晃晃上楼睡觉。

      杨芮帮着张梁洗漱完,看着他睡去,才下楼。

      “你这孩子,都是快当妈妈的人了,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你说你,不说劝着点,还在旁边拱火!”丈母娘笑着埋怨道。

      “妈,我这是为他们好,让他们见识见识梁子的厉害,让他们彻底死心!”杨芮娇笑着说道。

      “那就非得拼酒???你看把梁子喝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咯咯咯!你没见到,那几个家伙才惨呢!好几个当场就钻桌子底了,其他几个也都说话都说不利索!”

      “你还好意思笑!人家来参加你的婚礼,你就把人家灌成那个样?”气的丈母娘使劲戳了杨芮一指头。

      第二天早上起来,张梁再次满血复活,神清气爽。

      这个也是本事,张梁喝酒从来不会出现宿醉。

      据说这是他体内的乙醛脱氢酶比一般人多。

      人体内有两种解酒酶,一种是乙醇脱氢酶,一种是乙醛脱氢酶。

      而决定酒量大小的就是乙醛脱氢酶的多少。

      洗漱完,下楼,老丈人正在院子里打太极。

      张梁冲老丈人点点头,在他旁边慢慢的活动手脚,活动开手脚之后,也开始跟着老丈人一块儿打太极。

      “小张,太极拳打得不错,像你这个年龄练太极拳的,可不多!”打完太极拳,老丈人一边擦着汗,一边和张梁说着话。

      “在部队上跟一位老班长学的!”

      “嗯,部队里卧虎藏龙,而且大多都没有门户之见,只要能沉下心来,愿意去学,还是能学到很多东西的!”老丈人笑着点点头。

      “部队里比较枯燥,就跟着老班长们东学一点西学一点,倒也真学了不少东西!”张梁笑道。

      “挺好!趁年轻,多学点东西没坏处!”老丈人赞许的拍拍张梁的肩膀。

      通过几次接触,老丈人感觉自己这个女婿没选错。

      “你们爷俩别聊了!赶紧吃饭,吃完饭小张和芮芮还要回鸢都!”丈母娘做好饭,出来叫他们。

      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三,小年,也是张家族祭的日子。

      家里的老人对这次族祭都非??粗?,把所有在外的张家人,都叫了回来。

      张梁是这次族祭的主角,更不能缺席。

      饭桌上气氛有些沉闷。

      丈母娘的眼圈是红的。

      张梁理解丈母娘的心思,从今天这一走,杨芮就是张家的人了。

      心里不舍是肯定的。

      哭嫁,就是这么来的。

      本来这种不舍,在出嫁那天就会发泄出来,结果被张梁和伴娘一闹腾,暂时忘记了悲伤。

      这次杨芮回门,又一次勾起了丈母娘的伤心。

      “爸、妈!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人杨芮受一点委屈!

      我们会经常来看你们的!

      交通这么方便,杨芮休假的时候,我们就过来!”张梁只能如此安慰。

      “小张,你是个好孩子,芮芮交给你,我们放心!”丈母娘强笑着说道。

      吃完早饭,丈母娘拉着张梁的手,“小张,芮芮被我们惯坏了,她要是欺负你,你就和妈说,我帮你出气!”

      “妈,没事的!杨芮虽然有点小脾气,可是性格开朗,什么事情过去就完!我们会团团结结的,不会闹矛盾!”

      “我们家里都是男孩子,芮芮从小养成了一些男孩子的性格!

      有时候做事比较容易冲动,小张,你多担待着点!”

      “知道了,妈!您放心吧!我们谈了九年恋爱,彼此的性格都了解,也都能包容对方!”

      “老婆子,你别在啰嗦了!

      再啰嗦,赶不上火车了!”老丈人在旁边催促道。

      “没事的,魔都到鸢都的火车挺多,我们可以改签!”

      说是这么说,丈母娘总算是放开了张梁。

      红着眼圈,把看着两个人上了杨芮三哥的汽车。

      “妈,您回去吧!我们一定经常来看你!”张梁摇下玻璃冲丈母娘挥挥手。

      ……

      回家的路上,杨芮全程都很安静,靠在张梁的怀里不说话。

      张梁搂着她,没有说安慰是话,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多余,不如一个温暖的怀抱。

      到了鸢都,妹夫许红昇已经在车站门口等着了。

      家里很热闹,正堂客厅里满满当当都是人。

      太师椅做不开,加了不少木凳,依然有不少人站着。

      大家都在围着二大爷说话。

      张家,张梁老爸这一代,张梁的二大爷地位最高,威望也最高。

      按照老人的话说,张家出的第一个当官的!

      虽然只是个副处级离休干部。

      可是在张家来说,也是第一个当官的。

      威望自然高。

      要不是二大爷是国家干部,又常年不在家。

      早几年,张梁爷爷去世之后,张家的族长就该二大爷继承。

      大家都在围着二大爷说话,叙旧。

      一群老人在回忆着儿时的故事。

      看到张梁和杨芮,大家都笑着打招呼,“梁子回来了?”

      “回来了,二大爷、诸位大爷,您先聊着,我去后院放下东西就过来!”

      “去吧!做了一天的火车,赶紧去休息,不用管我们这些老家伙!”二大爷笑着冲张梁点点头。

      带着杨芮回到后院,放下东西,老妈拉着杨芮说话张梁又回到前院正厅。

      “二大爷,这次回来别走了!咱们村里空气可比城里好多了!”张梁站到二大爷旁边大声说道。

      二大爷身体很好,就是耳朵不太好,带着助听器,还要大声说话,才能听得到。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