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万法仙途

    第0094章 三宗的谋算

      

    安徽体彩11选5遗漏 www.cdeslp.com   杨韶有些感叹,金梦蓉的修炼速度只算是一般,两年之前引自己拜入玉阳宗时她就已经九层,现在也才十层,似乎进阶还不久的样子,若非金明曜太过自私,肯稍微照顾她一下也不至如此吧。

      “哟……这位师弟是谁???怎么之前一直没见过?金师妹也直是,既然你认识怎么不介绍一下???”这时坐于上首正中一名双十年华的红裙女子打量了杨韶几眼,竟直接向金梦蓉询问道。

      金梦蓉看了杨韶一眼,见其半闭着眼睛暗自养神的样子,本不愿意多说,但又不好失了礼数得罪于她,只得冷着脸回道:“于师姐!这位杨师兄原是散修,近几年才入本宗,他资质不好,一向爱接任务在外历练,你就不要见笑了!”

      “呵呵……金师妹真是向着他啊,莫非你们有什么特殊关系?不过他长得不怎么样,金师妹你这眼光不算好??!”

      那于师姐毫不客气地撇了撇嘴,目光从杨韶脸上扫过,轻蔑之色一闪即逝。对面两名女弟子闻言放肆地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十八九岁,脸上有些细小雀斑的女弟子附和接口道:“嘻嘻……看来于师姐说中了,她们关系菲浅呢,只是这种黑炭头也看得上,眼光不是一般的差??!薛师妹!你说呢?”

      “这有何奇怪?人家好歹年轻一些,要是嘴巴再甜一点,金师妹估计就投怀送抱了,看不上于执事也是正常,柳师姐你说对吧?”薛师妹与旁边柳师姐一唱一和道。

      金梦蓉气得满脸通红,泪水在睛眶里打转却强行忍住,转过身面向厢壁,干脆视而不见,置之不理。郁兰珠不知为何,一向挺仗义的她竟然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听到一般,对此完全不理会。

      杨韶暗暗感叹,修内界果然是强者为尊,初时还不明白她们为何对金梦蓉和自己抱有敌意,此时总算可猜出,敢情是这于师姐就是金梦蓉此前被强行许嫁的于执事族亲,但这三人同门相欺,实在可恶,不由冷哼一声斥道:“哼!三位最好言行收敛一点,不要欺人太甚!一个内门执事就是你们仗势欺人的筹码么?真是笑话!”

      于师姐一听大怒,双目一瞪,气呼呼道:“什么?你……你竟敢……你给我等着,才十一层修为也敢在本师姐面前撒野,别在试炼之地内给我遇上……”

      “那又怎样?杨某怜香惜玉那要看人说话,若是遇上家教欠缺的蛇蝎妇人一样可杀,别说你是女人,教你怎么做人那不是别人的责任!”

      杨韶冷笑一声,针锋相对地回了一句,眼角余光瞥见金梦蓉和郁兰珠两人肩膀一阵抖,似乎在极力忍着扬眉吐气大笑的冲动,顿时也感觉有些好笑,只是他心中确实是这么想的,这些话便直接脱口而出了。

      “你……”于师姐脸色一变,顿时气得[胸]口起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旁边那柳师姐也是十一层修为,薛师妹才十层,两人一听于师姐之言,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飞快地瞟了杨韶一眼又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一丝悔意。

      一阵争吵后,小房间内六人都没了说话的兴趣,而这时飞车一抖,蓦地一轻,已开始向高空爬升,随之以极快的速度向东飞行。

      。。。。。。。。。。。。。。。。。。。

      同时,东陵郡以北两三千里一处高空中,一驾二三十丈长的乌黑色飞车破开云层疾驰而行,忽然其势头一缓,开始慢慢下降飞行十余里到了一片群山环抱,白色浓雾笼罩的峡谷中悬停下来。

      这时,前方虚空光灵一闪,传来“噗”的一声闷响,浓雾翻涌着打开一条通道,一名身着黑袍的中年修士从中一掠而出,脚踏一柄黑色长刀拱手道:“鄙人玄刀堂外门长老薄玄曜有礼了,是天煞宗的道友到了么?何不出来一见!”

      “原来是薄道友,某家柏长卿,时间有些紧迫,刻不容缓,不知万毒门的道友可到了?”一名身着黑色劲装,外罩黑披风的五六十岁老者从飞车中一跃而出,微微拱手还礼,面色严肃地问道。

      玄刀堂薄玄曜回道:“已经到了,但此次行动实在太紧急,大家都有些准备不足,所以按之前商议,本宗已请到了塬国天魔宗申宏胜、令狐涓,以及霍国血魔宗齐炳真、戴思琛四位长老,此四位道友正在阵中与我等二宗赶时间炼制一套破阵法器,就等柏道友一起炼制最后的阵盘了?!?p>  “很好!那事不宜迟,立即准备着手吧!”天煞宗柏长卿回了一句,又转头朝黑色飞车喊道:“傅师弟快把一众弟子带进阵中休整一下,我们还有要事,耽搁不得!”

      薄玄曜微微点头,驾御玄刀在前引着柏长老直接进了阵中。那乌黑的巨大飞车随之一阵抖动,缓缓由大阵通道钻了进去。

      大阵笼罩的山谷中约百余亩大小,此时在一片空地上,玄刀堂与万毒门百多名低阶男女弟子按宗派各在东西两处草地上盘膝而坐,安静地等待着再次出发。随着七八十名身着黑袍的天煞宗弟子从飞车中下来,两宗各有弟子过来打招呼,顿时有些热闹起来。

      这时,高空飞车黑光一闪蓦地缩小一飘而下,飞入最先落地,却单独站在人群外的二三十岁黑袍修士手中。此人一张脸狭长苍白,没有半点血色,眼神却十分锐利,隐隐有几分阴鸷之气,其伸手将变幻成迷你型飞车一把收起,转头向一众弟子吩咐道:“你们先在此休整片刻,不得妄生事端,否则必定严惩!”

      “弟子等谨遵傅长老之命……”一众弟子纷纷躬身拱手,战战兢兢地回了一句,便纷纷席地而坐。

      傅长老说完单手一挥,一支白森森骨剑冲天而起变幻成一丈来长,剑身明明黑气缭绕却又发出刺目白光。傅长老一跃而起,御剑飞到前方远处一面高耸的石壁前,而这时那石壁似有感应一般自行向内打开一道石门,原来却是一处洞府,门后现出薄玄曜的身影。

      两人进入洞府大厅中,里面已盘膝坐了八名丹成期修士,众人大多身着黑袍,只有左侧两名万毒门修士身着紫色袍服,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之感,格外惹眼。

      一名万毒门紫袍修士见人数到齐,便一脸冷厉地说道:“本届试炼我等三宗期待已久,慧心宗竟一意撤消我等试炼资格,不过这样也好,他们在明而我们在暗,更利于达成目的。原本大阵需要百年才会进入一个循环的削弱期,而今提前举行,我们破阵的难度大大提高,又不能从大阵最薄弱处突破,若能成功炼制出这套玄壤风火阵破禁,则可将他们四宗弟子一网打尽并满载而归……”

      “丘道友所言甚是,这东岳大陆资源匮乏,正魔绝难两立,要修成大道不使些手段又如何能成!好了!既然事先计议已定就别浪费时间,我们开始动手炼制吧!”薄玄曜有些迫不及待地说。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