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太上宝篆

    第二十七章 六根六贼

        六尘乃佛道理论,即色﹑声﹑香﹑味﹑触﹑法,对应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也对应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

        六贼则是仙道理论,指代的是眼、耳、鼻、舌、身、心。

        四者虽然雷同,但在细微之处却又南辕北辙,因此应对的方法绝对不同。

        原本,按照李浩成的法力特性,只要稍微吸收一点,就能轻易解析出来,但周围五色尘埃之中,蕴藏着一股十分奇特的力量,十分精纯,以李浩成如今的太虚法力尚且不能消化,否则刚才也不会被色禅师一招损伤脏腑。

        “不用挣扎了,舌乃心之官,我的神火虽然源于五味,却生于心灵,你是无法抵挡的,束手就擒的话,还能妙趣皮肉之苦?!鄙ι焓终欣匆槐煨投捞氐奶?,长约五尺,通体铁制,两头有刃,一头为新月牙形,月弯处有四个小孔,分穿四个铁环,另一头形如锅铲,长约七寸,与一般倒挂之钟完全不同。

        不过这方便铲显然是通刚才那钵盂配套的法宝,色禅师微微舞了舞,就见五色尘埃飞舞,化作道道流光落在李浩成身边,酸甜苦辣咸各味浮现,隐隐撼动李浩成的心灵。

        “广寒!”看着逐渐突破天花乱坠旗防御的火焰,李浩成伸手一划,一抹月光浮现,化作一轮明月高悬,深深寒气流出,四周浮现片片冰霜,万籁寂静之中,有一种孤寂森冷的意境浮现,将周围靠近的诸般火焰一一冻结,

        “无用之功?!碧崆嵋话?,一道火光流过,无数五色尘埃轻易破冰而出,在半空中飞舞,打乱了广寒之意,明月破碎,火焰再次升腾。

        “禅师,请上路吧!”李浩成看着再次围堵上来的火焰,面色不变,掌心浮现出丝丝寒光,拖着一个葫芦对准色禅师,透明而闪烁着梦幻般的微光从葫芦口升起,这次并不是往常的定魂光。

        毕竟色禅师擅长五味六尘,李浩成不敢赌定魂光能够定住他的阴神,才会在刚才选择以明月冰封火焰,试探对方道术承受的极限,然后再以寒光冰封他的意志。

        刀光一闪,毫无意外,色禅师的身首两分,头颅跌落,只是诡异的是,原本应该无有鲜血流出的断口处,有丝丝缕缕的白光,在半空中结成莲花。

        两朵莲花一合,色禅师面色红润的看着李浩成,只剩下缝隙的眼睛,瞪大了三倍大小,黑豆似的眼眸中流露出丝丝愤怒。

        刚才那一门重生之法十分玄妙,是他们一脉秘传的神通,无有任何后患不说,还会在重生的刹那,补足法力的消耗,但施展所需的材料实在是太过稀少,这么多年来他也只是获得足够施展一次的量,如今却都毁在了李浩成的手中,

        “李浩成,老衲要你死!”咬牙切齿的色禅师,将手中铁铲祭出,数不清的火苗随着铁铲落下。

        来得好!李浩成眼睛一亮,虽然色禅师起死回生出乎他的预料,但随着他脖子上莲花的凋谢,火焰中奇特的力量也是快速消退,李浩成轻而易举的解析出火焰的组成,唤出七音妙树,随手一挥,引偏了铁铲。

        接着又是一拍葫芦,一抹光辉升起,色禅师面色微变,铁铲一挥,道道烟火涌动,裹着他飞快向后退去。

        李浩成正准备乘胜追击,就是闻得一声娇斥传来,随后就见一缕粉红的烟气自虚空中垂下,托着一柄香玉如意,对着李浩成天灵打下。

        那香玉如意表面符文凝结,宝光莹莹,显然是一件久经祭炼的好宝贝,李浩成自然不敢硬接,手中妙树一刷,将其引偏后,转头望去,就见一位身材高挑,皮肤细腻,姣好的身材仅仅劈了一层薄纱,修长的美腿更是暴露在空气之中的妖媚女子。

        李浩成皱了皱眉有,有些诧异道:“碧秀爱?”

        “正是奴家!”女子抿了抿娇艳的红唇,美瞳转动,手中如意轻轻一摆,顿时细细香风吹拂四方。

        李浩成赶忙封闭鼻舌,色禅师主味,碧秀爱八成是主香,刚刚吃过大亏的李浩成可不敢大意。

        “真是个无趣的人?!北绦惆浜咭簧?,从怀中取出一个四四方方,雕龙盘凤的玉盒,张嘴对着李浩成,轻轻吹了一口,缕缕无形有质的甜香袅袅升起,并且迅速扩散开来。

        李浩成一摆七音妙树,引来一缕香气解析,果然和刚才五色尘埃一样,其中蕴藏着丝丝缕缕他无法解析的强大力量。

        与此同时,原本已经退去的色禅师突然出现在碧秀爱身边,猛地舞动起手中铁铲,道道火光升腾,原本甜腻的香味顿时变化出千般滋味,撼动李浩成的心神。

        要先想办法弄死这碧秀爱一次才可以。有过刚才同色禅师战斗经验的李浩成,立马想出对策,他先是一抖天花乱坠旗,打乱周围气机,朦胧乾坤万象,随即托着葫芦,对准碧秀爱轻轻一拍。

        一缕寒光升起,刚才隐在边上的碧秀爱赶忙施展静心凝神之术,却不想,李浩成手中的葫芦口喷出一道锐利的剑光,绕着她的脖子一卷,她就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是?”色禅师看到后大惊失色,他已经被李浩成手中的葫芦吓破了胆子,一点也没有和碧秀爱同甘共苦的心思,身形一摆,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向后逃遁。

        手中铁铲也是不停的舞动,带起道道烟火,遮蔽身形,李浩成却是冷冷一笑,没有外人阻止的他,调转葫芦口,寒光再次出现在葫芦口,轻而易举的锁定色禅师的气息。

        广寒之意稍稍拖延了他的脚步,随后刀光一闪,一个肥腻的头颅飞起,鲜血四溅。

        随即,李浩成脚步一错,来到碧秀爱身边,一手伸出,淡淡的光辉缭绕手掌,衬托的手掌宛如玉石一般,轻轻拍下。

        刚刚复活的碧秀爱就是张嘴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李浩成双耳微微流出艳红的液体,但他手掌却依旧稳稳的落下,碧秀爱双眼瞪大,绝望地看着那手掌落在自己的天灵上,随着“砰”的一声,红白二色飞溅,刚刚恢复神志的碧秀爱再次陷入黑暗之中,并且永远无法醒来。

        “噗!”连续诛杀两人的李浩成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稍稍缓解脏腑的压力后,就是一挥手中妙树,抹去自己留下的的血迹气息,轻拍葫芦,收走了碧秀爱和色禅师的两具尸体收走后,立马向着远处遁去。

        李浩成后脚跟刚离开,一个鹤发老叟就是出现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皱眉道:“色禅师和碧秀爱虽然喜欢剑走偏锋,但能够杀死他们两个,李浩成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视,需要重新计算才行?!?br />
        说着,老者伸手探查周围气息,却没有是丝毫发现,随后又是施展秘法,着急周围的人,等了许久才只有两个到来,顿时知道李浩成的打算:“李浩成这是想要逐个击破吗?不行,不能再让他这样下去,你们两个随我来?!?br />
        老者说完,就是一马当先,应法而来的两人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安徽体彩11选5遗漏 www.cdeslp.com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